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QQ: 1477152913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继《父亲》之后姐妹篇《春蚕》在创新高 _金银币资讯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3800万元,最后一次!”1日晚,在北京保利2014年春拍的现场,随着拍卖师手中的拍卖槌落下,著名当代艺术家、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的作品《春蚕》以3800万元人民币落槌,加上佣金最终成交价为4370万元,创下了罗中立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值得一提的是,这件作品曾于2010年四川美院70年校庆时和今年5月7日到8日,两次在重庆公开展出。

被誉为《父亲》姐妹篇的罗中立画作《春蚕》,前晚在保利春拍“见证历史—山艺术甄藏”专场中,以437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画家个人的世界拍卖纪录新高。

罗中立《春蚕》

1800万起拍竞价22轮

6月1日晚间,北京保利2014春拍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上拍,其中“见证历史——山艺术甄藏”专题一共推出了台湾著名收藏家林明哲收藏的11件当代艺术作品,其中10幅都是川美艺术家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以及庞茂琨的作品。

当《春蚕》出现,拍卖师报出了1800万元的起拍价后,现场买家反应热烈,以100万为竞价阶梯,价格迅速升至3500万。经过激烈的22轮竞价,《春蚕》最终以380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最后成交价为4370万元,创下了罗中立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此前罗中立的作品拍卖成交最高价是3882.8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罗中立的单件作品拍卖纪录同样由《春蚕》创下—去年11月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中,《春蚕》以3883万元成交价被收藏家刘益谦夫妇竞得。

“众所周知,罗中立的代表作是中国美术馆藏的《父亲》,而罗中立创作《春蚕》是为了表达对母亲的感情,又名《母亲》。可以说《春蚕》是《父亲》的姐妹篇,有着同等重要的学术意义。”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说,“这件作品拍出4370万元,并刷新罗中立先生的拍卖纪录,是意料之中的。”

在当晚,其他川美艺术家的作品也得到了买家的认可,程丛林的《码头的台阶》以2875万元成交,刷新了他个人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川美副院长庞茂琨的三幅作品《彝族老妇》、《寂静的日子》和《太阳天》分别以32万元、110万元和52万元落槌。

这次拍卖的部分作品,都曾于今年5月7日至8日,在重庆美术馆进行过展出,《春蚕》在2010年川美70周年校庆时回重庆展出过。

《春蚕》一共有三幅

罗中立表示,他的第一幅《春蚕》是1980年创作的,“那是在画完《父亲》后不久,当时想创作一幅表现母亲的作品,于是就画了《春蚕》,其实《春蚕》也可以叫《母亲》”。作品画完后曾赴美国展览,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国,直到去年出现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

由于《春蚕》出国展出后不见踪影,1983年罗中立又重新创作了两幅《春蚕》,罗中立表示:“这两幅《春蚕》一幅由林明哲收藏,而另一幅在我自己手中。”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介绍:“《春蚕》是《父亲》的姐妹篇,有着同等重要的学术意义。”

罗中立个人信息:

1948年生于重庆,重庆市璧山县人,艺术家,教育家,四川美术学院校长。1977年-1981年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1984年晋升为副教授,同年赴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研修,1986年3月返校。1993年晋升为教授。现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家政府津贴的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1997年被评为文化部百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1998年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罗中立

罗中立《父亲》

作品《父亲》的背后:

含辛茹苦的父亲一路走来,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见证了中华民族沧桑的历史,他养育了罗中立,养育了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今天,当我们再次面对曾经打动过无数人的《父亲》时,仍能领略一种逼人的烧灼感。“农民是这个国家最大的主体,他们的命运实际上是这个民族和这个国家的命运。”罗中立说。《父亲》原型是大巴山一老农民罗中立出生于重庆市一个工人家庭,他承袭了父亲在美术方面的爱好。1964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在附中二年级时,他来到离家200多公里远的四川达县。罗中立说:“我们学校那个时候因为整个教学的方针就是为政治服务,为要生活,深入火热的工农兵群众当中去教学,学校在大巴山新村小学。”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热情的村民里三层、外三层,将罗中立等来自大城市的学生们围在新村小学的空场里,村长喊着学生的名字,喊到一个就被一户村民领走。

罗中立那天被一个叫邓开选的老人领到了他家的土屋里,罗中立觉得那天的蛙鸣特别响,星星特别亮。后来和邓大爷一家的关系也处得非常好。那时没有电视等任何消遣方式,一到天黑,罗中立的课上完了,会也开完了,回去就是上床睡觉,睡前就跟老头聊天,老头一边聊他的一些过去,一边抽烟。那个老头习惯抽长的旱烟,罗中立坐在这头给他点烟,“他在那头吸烟,那个烟味让我到现在都闻不了烟味。我一直不吸烟,但是那个时候都非常喜欢,都闻惯了。”罗中立说。在一个十分陌生的环境里,罗中立很快与自己的房东大爷搞好了关系,夜里就和老人睡在一个床上,邓开选老人也就是后来油画《父亲》的创作原型。再到大巴山离《父亲》越来越近擅长用毛笔画连环画的罗中立确实有着同学羡慕的技术。

1968年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罗中立又选择去达县,在达州钢铁厂当了一名钳工,后成为厂里专门画批判专栏的宣传干事,画过不少连环画,还为厂子里的宣传栏画过主席像。罗中立说:“那是一些很大的墙面的主席像,《毛主席去安源》啊,还有一些大的头像。”1977年9月,国家恢复高考。罗中立报考了四川美术学院。罗中立说:“我是一心想着考国画的心思过来的,但那一年刚好不考国画,没有国画招生,只有油画、版画、雕塑,我想以前画那个粉画,跟油画差不多,我就选了油画,反正四年下来,我还是干我的国画。”他只能躲在宿舍里画连环画,四年下来画了300多幅。难道罗中立真的就要在连环画中找到成就感吗,他离自己第一幅《父亲》有多远?这时,又一个机会出现了。

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学校开始研究生考试,罗中立就报考了国画研究生。专业考试排名第一,但他却没有考上,原因是他的古典文学不及格。国画系教授还说,幸好罗中立的古典文学不及格,不然就不会有后来的《父亲》了。没有考取研究生的罗中立只好回来继续画油画。这时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的消息传来,罗中立决定为自己的油画生涯作最后一搏,他又一次到大巴山寻找创作灵感,这时的他离《父亲》这件作品又近了。三到大巴山终于画出《我的父亲》在四川美术学院第二年,快到农历大年三十时,罗中立在路边公共厕所看到一个收粪的农民,这个场面触动了罗中立。“看到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而且外面的天气阴雨绵绵,非常湿、非常冷,当时我看他还是很麻木的,完全不知道已经是大年三十这样一个感觉,所以当时一下子很震动,然后回去马上画了很多关于收粪农民这样一个场面。”他认为是又脏又臭的农民支撑着国家,农民才是支撑国家和民族的真正脊梁。

当时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的通知下来了。罗中立准备用《收粪的老人》创作一幅作品,他对朋友说要画一张大的大头像,原话是“像毛主席像一样大的画”。说完后就大跳,又跳又舞很兴奋。正式创作以前,罗中立又回了一次大巴山,他把邓开选老人所有的照片能找的都找了出来,能画的都画了出来,然后把这些综合出来构成一个老年农民的形象。期间差不多半年时间里,一稿一稿地变化着。等他从大巴山回到学校,画的题目也从《收粪的农民》变成了《我的父亲》。1980年夏天的四川美院,同学们都在为即将召开的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作准备,学院也非常支持,改变了以前过点熄灯的做法,宿舍的灯整夜不熄。加支圆珠笔表明是新社会的父亲当时有人看了《我的父亲》说,你这个是旧社会新社会,你这么搞也看不出来。于是提议加一支圆珠笔,这个圆珠笔放在耳朵上头。只有解放以后才有圆珠笔,旧社会解放前是没有圆珠笔。罗中立说:“加一个圆珠笔的话,就表示他是一个新社会有文化的一个农民,就不像现在苦巴巴看到一个旧社会的老头。我很快把这个圆珠笔画上去。

为了缩小这个圆珠笔视觉上的强度,所以我把透视画得特别大,基本上是正面透视的一支用竹杆套的那种带圆芯的笔,那个时代很常用的一个圆珠笔的形象。”罗中立加上的这支圆珠笔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几乎不容易发现,可是就是这小小的一笔改动就决定了父亲这一具有历史性的作品和罗中立的未来命运。农民形象的草图几经变化变成了一幅巨形图像,这件作品在最后时间终于通过了当时的四川省美协的审查,同意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取掉两个字引发对《父亲》的争论作品送到了北京,罗中立的心提到了更高。“各方面的一些压力,一些估计,对它都觉得挺悬。”罗中立说。1980年12月,参展作品全部到达北京中国美术馆。《我的父亲》一亮相就吸引了所有评委的目光。

这是中国油画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幅巨幅头像。看着眼前满是皱纹苍老的面孔,几乎所有的评委都被深深的的打动了。据说,这一天评委们在画像前站了很久,细细品味着画像的每一个细节。就在这时,评委吴冠中认为,作品表现的人物完全是我们上一代的父亲形象的一个概括,用“我的”太小了,应该把“我的”拿掉,就留“父亲”,就代表父亲那一代。尽管吴冠中的建议只是去掉了两个字,但这恰恰引发了新的争论,新中国成立以后,劳动者被定义为国家的主人,在几乎所有文艺作品中,他们都被描绘成积极、乐观、高大的正面形象,脸上更是洋溢着当家做主人的幸福微笑,像《父亲》这样一个忍辱负重甚至是苦命的形象,能代表新中国的农民吗?观众来投票《父亲》一举夺金奖1980年12月20日,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终于在中国美术馆拉开了序幕,参展作品543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罗中立的《父亲》再次成为观众瞩目的对象。由于评委们一开始就对参展作品存在不同的意见,所以如何给出每一件作品的公正评价也就成了难题。最后评委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评判权交给观众,让他们来给作品打分投票。如此重要的全国性展览让观众来打分还是第一次,观众们会选择哪一幅画呢?当青年美展在北京广受关注的时候,罗中立正在达县陪伴着即将临产的妻子。

一天早晨,广播里突然传来了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罗中立的《父亲》获得当时标志中国美术界的最高荣誉——金奖。热情的观众给他的作品投了800多票,比第二名作品高出了700多票。一时间,关于《父亲》的美誉之词不胫而走。但是,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获奖之后,一场围绕《父亲》的更大争论正在悄悄酝酿,而且批评的矛头竟然又一次不可思议的指向了父亲耳朵上的圆珠笔。很多人认为圆珠笔多余,也有的认为这支圆珠笔加得好。1981年的6月,关于圆珠笔的争议仍然没有结论。

这一年,罗中立作为参加青年美展的优秀艺术家受邀赴北京参加艺术研讨会。这是罗中立第一次以艺术家的身份有机会向专家和老师们解释自己的创作思路。在研讨会上,罗中立终于获得了专家们的一致认可。
 



阅读推荐:
上海大妈抢金热高涨:无视金价垄断调查_收藏文化
巴黎趟富比拍卖精选拍品将于香港秋拍期间展出_光绪通宝
尼泊尔鎏金铜观音立像822.9万美元成交 _民国钱币收藏
明年哪些邮票值得期待_马未都古玩鉴定
蒙卡奇画作50多年后再次来华_小众收藏
刺猬紫檀价格持续下滑_超级古玩家
陨石跻身收藏艺术品行列 市场已全球化_古币收藏
桑植县对朱家坪官田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 考古研究 _最新钱币收藏
【快讯】金铁烟云―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书法篇”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_银元收藏价格表
【3.15】中国文物艺术品领域黑幕知多少_古玩行情


上一篇:弘一法师行书亮相驰翰春拍 _人民币收藏
下一篇:世界最稀有邮票本月上拍:估价高达2000万美元 _人民币收藏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