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德聚成古玩铺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民国十年(1921),由一位姓高的河北安平人开的一家小古玩铺,叫什么名字早被人忘记了,同行人称呼他高四爷。他的侄子是京戏文武老生高博陵,曾同名净郝寿臣配戏演出,人们还记得他的名。

高四是外行人,开德聚成人不了古玩商会。只是招些打鼓的、喝揉的,从这些走街串巷收购细软饰物和旧货的小贩手里买些零七八碎的旧货古物,摆在门市上出售,捡些像样的拿到琉璃厂大古玩铺去窜行。髙四才50岁出头,就显得衰老,因他有吸鸦片的嗜好。他无妻室儿女,雇个徒弟伺候着自己。

民国十一年冬季有一天,高四躺在炕上抽大烟,一位喝揉的走进来,喊声高四爷!拿出件喂猶的脏碗给他看,并说我看这是件窑变碗,卖主用它做喂猫碗了,您看看值多少钱?高四反问道:你要多少钱?喝揉的说:您给我够买十个烟泡的钱!行不?高四合眼儿一合计,十个大烟泡是一块二毛钱,便说,我给你一块钱吧!喝揉的便把碗卖给高四了。

这琬在德聚成搁了半年。民国十二年端午节,高四发慈悲,让他的徒弟上古物陈列所去参观,花两个钱长长见识。徒弟逛完古物陈列所,回来告诉他说,古物陈列所里摆着的宋钧窑碗和咱们的窑变碗一模一样。高四有点不信,亲自去看了一遍。回到柜上再看窑变碗,觉得是钧窑不是窑变,是跟古物陈列所摆着的北宋钧窑碗一样。他心想,这是无意中得到珍宝,

才花一块钱就得到手了。他兴奋极了,躺下抽大烟,抽了两个烟泡,坐起来喝酽茶,精神头来了,边思索边哼唱,异想天开,想卖上几万元。

他请琉璃厂铭珍斋老掌柜韩敬斋给掌眼,韩大爷戴上老花镜仔细看:这碗口的直径约有七寸(约24厘米),造型规整,蓝色乳光釉似天蓝微淡,比月白色略深,釉色美得恰到好处。碗的里外有几块玫瑰紫色晕斑,恰似晴空中几朵彤云,甚是美观。细看釉的深层,贴近胎骨上有蚯蚓走泥纹。釉厚而润,胎坚而密,芝麻酱颜色的胎底,看上去浑厚端庄。韩敬斋看完,爱不释手,说:你要卖多少钱?高四说:十万!韩敬斋说:你高四爷是漫天要价,我韩敬斋就地还钱,给你5000元!这碗我带到广州、澳门、香港一带去卖,也就卖个五六千元,在咱北京就卖不出这么多钱,你试试看。

高四又请琉璃厂看瓷器眼力好的名人杨伯衡、萧书农、安溪亭来看货,都出价在三四千元左右。高四的十万元美梦破灭,但他不肯卖个几千元,就收藏起来不卖了。

民国十三年,冯玉祥回师北京,发动北京政变,市面有点乱大古董商岳彬想趁乱得宝,去找高四,给价是8000元,高四还是不卖。这时,上海集粹阁经理王明吉来北京,要买高四的钧窑碗,他想就是给他一万元,他也不会卖,要买就得先摸好底,卧好底。

于是,王明吉先找高四的徒弟摸底,知道了高四是守着钧窑碗、借钱买大烟吸。王明吉给了徒弟20元钱,求他帮助买到这碗。徒弟说,他不听我的,我怎能帮助你?王明吉给他出主意,让他照计而行。

一个阴雨天,高四起床晚,没吃早点就想抽口大烟。打发徒弟去买烟泡,徒弟回来跟他说:冯玉祥查封烟馆,大烟泡不好买,您先吃早点,等一会儿找到高丽人卖大烟的地方去给您淘换。高四没柚上大烟,又赶上凄凉的下雨天,他浑身难受,跟散了架子一样,鼻涕、眼泪、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还直打哈欠正在这时,王明吉来了,高四忙擦把脸,强打精神应付。

王明吉要看钧窑碗,高四拿出给他看。王说:听说岳彬给了八千,你没卖;咱们可是老朋友,我从上海来一趟可不那么容易。咱们也用不着磨牙,我给你一万块,你愿卖就卖,不卖就直说,我不能在北京久等,你想想。

高四在心里盘算一番,眼下买个烟泡都要去借钱,一万大洋到手,转眼富有,大烟足够抽的了!先买它半斤土膏存着,也用不着天天去买。想到这儿,他的鼻涕、眼泪、哈喇子又流出来,又是打哈欠,坐不住,站起来去擦脸。回头望着王明吉说:你什么时候给我钱?王明吉说:我先给你一千,那九千三天后再给你拿来。说完从皮包里拿出现款,王明吉一笑交到高四的手里。

时过不到半年,上海传来消息说,集粹阁经理王明吉将这件宋钧窑碗卖给英国伦敦博物馆是15000英镑,赚了大钱。

这段小古玩铺出珍品的历史往事,在老古玩界传说至今。今天古玩界的老年人感叹说:高四爷吸鸦片成癮,他卖完钧窑碗没几年,一万块钱从他的大烟枪里变成一股股烟气消散了,而国宝文物飘泊在异国他乡,何时能还?

上一篇:淮诚古玩店
下一篇:前门南大街的挂货铺古地毯鉴定专家之出处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