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中华文化】以禅喻诗与以禅衡诗辦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1)宋人以禅喻诗甚为普遍,其甚者有如说禅作诗本无差别云云,似乎将禅与诗合而为一,如此理解,便可得出禅即是诗,诗即是禅的结论。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以禅喻诗说明禅道与诗理在旨趣上有其相通的一面,取其趣通而喻之,乃借禅以说诗,并非能说明禅即是诗,诗即是禅。其实禅终归是禅,诗终归是诗,不能盲而不辨其旨。古人对此早已有所论及,如宋代刘克庄云诗之不可为禅,犹禅之不可为诗也。……夫至言妙义,固不在于言语文字,然舍真实而求虚幻,厌切近而慕阔远,久而忘返,愚恐君之禅进而诗退矣。后来如潘德舆说诗乃人生日用中事。禅何为者?等

(2)宋人以禅喻诗与后来的以禅衡诗有所不同。以禅喻诗是借禅说诗,而借禅之意仍就是以诗理而论诗,就诗理而衡诗,只是借禅理来明诗理;而以禅衡诗实是将诗容纳于禅,使诗堕入禅中,以禅理来衡量诗的创作、评价及欣赏。如明僧普荷所谓千古诗中若无禅,《雅》、《颂》无颜《国风》死。惟我创知《风》即禅,今为绝代剖其传。禅而无禅便是诗,诗而无诗禅俨然。这种禅诗不分和以禅衡诗的作法与严羽等以禅喻诗意义并不相同。

(3)严羽推崇的兴趣与妙悟虽然强调感性、直觉在诗的创作与欣赏中的重要性,但同时又没有否定理性和实践在诗的创作与欣赏中的作用。正如钱钟书所说严沧浪《诗辨》曰:寺有别才非书,别学非理,而非多读书穷理,则不能极其至。曰别才,则宿世渐熏而今生顿见之解悟也;曰读书穷理以极其至,则因悟而修,以修承悟也。可见诗中解悟,己不能舍思学而不顾;至于证悟,正自思学中来,下学以臻上达,超思与学,而不能捐思废学。犹夫欲越深涧,非足踏实地,得所凭藉,不能跃至彼岸;顾若步步而行,趾不离地,及岸尽裹足,惟有盈盈隔水,脉脉相望而已。又说:论其工夫即是学,言其境地即是修悟。元刘秉忠《藏春集》读遗山诗四首之一云:青云高兴入冥搜,一字非工未肯休。直到雪消冰泮后,百川春水自东流,;正指锲焉不舍、豁尔顿通之乐。……诗人觅句,如释子参禅;及其有时自来,遂快而忘尽日不得之苦,知其至之忽,而不知其来之渐。

(4)以严羽为代表的宋代以禅喻诗的美学观念,着实代表了中国美学的一个基本特征。但中国美学的整体特点是建立在儒、道、释、屈等众多文化流派的相互补充、相互作用、相互统一的基础上的。因此不能将其中某一个方面夸大为中国美学的根本精神,这是我们理解中国美学总体特色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

上一篇:【中华文化】张戒与胡仔情意有余与意在言外
下一篇:【中华文化】爱夫山水与画山水之本意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