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中华文化】张戒与胡仔情意有余与意在言外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张戒,南宋人,著有《岁寒堂诗话》。张戒论诗,反对浅露,对宋代以议论为诗的特点很不满,因而提出了诗妙于子建,成于李杜,而坏于苏黄的观点,并由此而注重诗的含蓄。他对诗的含蓄的理解,吸收了刘勰提出的状溢目前、情在词外的思想,强调情意有余。特别是他提出的情字,表明他所理解的余味、余蕴,不只是意的深远,而且是情的无限。这就更深刻地接近了含蓄的美学本质。他说:

《诗序》云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子建、李、杜皆情意有余,汹涌而后发者也。刘勰云彳因情造文,不为文造情。若他人之诗,皆为文造情耳。沈约云相如工为形似之言,二班长于情理之说。刘勰云情在词外曰隐,状溢目前曰秀。梅圣俞云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三人之论,其实一也。

由此出发,他反对意伤于太尽和词意浅露。如他说元、白、张籍诗,皆自陶、阮中出,专以道得人心中事为工,本不应格卑,但其诗伤于太烦,其意伤于太尽,遂成冗长卑陋尔。比之吴融、韩惺徘优之词,号为格卑,则有间矣。若收敛其词,而少加含蓄,其意味岂复可及也。又说国风云: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瞻望弗及,伫立以泣。其词婉,其意微,不迫不露,此其所以可贵也。古诗云: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李太白云:齿终不发,芳心空自持。皆无愧于国风矣。杜牧之云:多情却是总无情,惟觉尊前笑不成。意非不佳,然而词意浅露,略无余蕴,元、白、张籍,其病正在此,只知道得人心中事,而不知道尽则浅露也。后来诗人能道得人心中事者少尔,尚何无余蕴之责哉?当然,他在这里用含蓄蕴藉来评诗,把它看作衡量一切的标准,甚至把元、白等诗中的一些沉著痛快之词也要一概加以否定,就不免失之偏颇了。

胡仔等人也重含蓄。胡仔(1095?—1170年)和张戒一样,特别注重以意在言外来显示诗人之情,他说《宫词》云:监官引出暂幵门,随例虽朝不是恩,银钥却收金锁合,月明花落又黄昏。此绝句极佳,意在言外,而幽怨之情自见,不待明言之也。诗贵夫如此,若使人一览而意尽,亦何足道哉。元人杨载亦说诗有内外意,内意欲尽其理,外意欲尽其象。内外意含蓄方妙。其意义大体相同。

上一篇:【中华文化】宋元老熟:中华审美实践的理性渗透
下一篇:【中华文化】以禅喻诗与以禅衡诗辦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