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当地艺术】艺术市场高估了当代艺术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目前的艺术市场非常明显地又鼓足了一口气。有些艺术界的当事人以为目前的形势和20世纪90年代一样幸运。也就是说,实指在90年代中期的危机正好发生之前的时候。可以肯定,人们会谈论最近这段时间里经济领域和艺术领域中群情沸腾的局面,甚至是激进的状况。因为作品流通十分快,流量计在高速转动,有些作品的价格异常活跃。例如,由于在所有的艺术新闻现场都被强力推介,达米安·伊尔斯特的身价在很短时间内迅速攀升,尤其是在丑闻展《轰动》展出以来更是如此。这件作品由萨阿齐兄弟收藏,并获得克里斯蒂斯公司的赞助在伦敦和柏林展出。20年前,“金男孩”让艺术市场迅速发展,尤其是其同时代人的身价迅速见涨。像自由具象艺术的艺术家,如孔巴、迪·洛萨兄弟、布瓦隆和布朗夏尔等的作品重新回到了最畅销作品的前50名。固执己见的纯先锋派人物也都有过自己的作品销售黄金期。人们头脑中最根深蒂固的偏见是:介入艺术就是以其特有的手段揭露和批评我们这个社会的各职能部门的艺术,它本来是被我们的社会所掌控的,是和它所贬低的利益观及金融成就观合而为一的。然而,这就忘记了艺术并非仅仅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它也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一个要素。实际上,艺术市场是完全仿照国内经济市场,甚至世界经济市场建立的。同任何一个市场没有什么两样,它也遵循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的规律,随时都在供需法则的作用下作出反应。20世纪80年代,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被画廊买去后很快就在拍卖场上销售一空。由于买家众多,他们用这种方式可以把艺术家的身价抬得很高。所以市场行情一直在猛涨,滞后现象、暴涨的行情、无耻的投机等一时间成了人们谈论的话题。在那个时代,许多收藏者购买的肯定只是个签名,而并非真正的呕心沥血之作!但是,随即而来的经济危机自然而然地在艺术市场引起了反响。一些年纪轻轻的艺术家的作品前不久售出价还高得惊人,现在却找不到买主,要么就是按原来购进价的四分之一卖出。这便使得分析家过早得出结论说当代艺术被高估了。

目前,艺术和经济之间的关系似乎在重新变得融洽。无须过分热忱,艺术市场上的当事人就已经觉察到了民众和收藏者对当代艺术重新燃起激情所发出的信号。社会学家雷蒙德·穆兰(RaymondeMoulin)是艺术市场的专家,他注意到:“当今似乎真正的好日子,或者虚假的好日子又回来了。新经济行业股票狂涨的受益者成了新一代的收藏者,他们取代了80年代的‘金男孩’。”尽管如此,只要股票市场或经济出现一点点下跌就必然会在艺术市场引起反响,从而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

再者,艺术界行业的各种不同活动之间过去存在的隔阂今天已不合时宜。大拍卖公司在扩展它们的活动范围,以实施一种更具有指导意义的方法,譬如:有些人建议开设一些当代艺术启蒙课或举办一些讲座,再辅以参观展览或工作室,以便直接接触到最新的作品。左右这些外围活动的目的是:一、在于使未来的客户产生更浓厚的兴趣;二、在于为他们接近他们那个时代的艺术提供方便。所以,来自圣·希尔的拍卖估价员皮埃尔·克尔内特请展览会组织人弗朗索瓦·米泰纳出面,费心筹办2000年10月的展销会。题名为《恬静的金秋》的这次重要展出在公开销售的当晚,就引起了购买者和录像者——表演艺术家阿尔贝托·索尔贝利之间的口角之争。袭击场面被拍摄下来,而买主和袭击者则成了版权所有人。这类新形式的文化行为清楚地表明拍卖行的愿望,它们愿意全额投资参与推销当代艺术。画廊、专业刊物和文化机构不再占有垄断地位。

艺术市场对艺术家更加敏感,那后者则靠越来越大范围的交流而获得承认。而这种交流在今后通过所有作者们的努力,转而具有了越来越不明确、越来越宽泛的功能。圣·希尔拍卖行的皮埃尔·克尔内特就此对我们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生物系统里,所以对于艺术家来说,重要的不是身价,而是知名度。”在他看来,下一步就是销售视频作品了。虚拟图像依然难以商业化,因为私人收藏者出于技术上的一些意外事件而放缓了购买藏品的速度。既然这些新工艺很快会成为我们这个平凡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类偶然很可能变得没有基础。他由此得出结论:“从等离子大屏幕计算机上,人们亲眼目睹我们的环境正在发生一种不可抗拒的变化。”

整个艺术界是完全密封的。这些展览会的独立组织人,在美术馆馆长的邀请下,为举办某项特殊的大型活动而频繁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当然,大家也看到馆长为私人收藏者而忙碌,或者看到商人在画展开幕式上销售艺术品。艺术家、艺术爱好者和市场参与者,人人均从新的现实状况中获得好处。在角色改变的情况下,大家有幸亲眼目睹一些艺术珍品。朱迪思·本哈姆-怀特指出:“艺术品尤其是标有非卖品的时候被人买走。艺术画廊里搞的画展,如果大多数作品不卖,那么搞再多的画展也不算销售。这些画廊主要从标有‘私人重要藏品’或‘美术馆藏品’的标签上捞到好处,因为这类标签会激起买主的购买欲,促使他们买下艺术家工作室里尚无买主的或画廊储藏的那几‘件(作品)’,同时还让他们觉得那些地方远离铜臭味,在钱上不那么斤斤计较。与此相对应的是,大家不会再去计算美术馆的数量,因为里面展出的近期作品下面总是用大字明显地写着画廊名字。如此以来,两个行当之间界限越来越含混不清。”

最近公布了一些图和图表。它们呈曲线地勾勒出艺术市场和经济之间的联系以及发生的一些变动,看上去一目了然。摄影是这类出版物偏爱的模式,是令艺术家和收藏者感兴趣的媒介物,它最近获取了一大块市场份额。鉴于已完全从绘画或其他所谓的混合技法中分化出来,它在造型艺术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显示出其涉足该领域的法律依据。没料到拍卖尾声高潮迭起,市场上竟然刮起迷恋摄影的风。辛蒂·雪曼、安德雷斯·居尔斯基和托马斯·斯特律思被列入2000年的销售榜首位。他们的价格使好多闻名的画家或雕塑家羡慕得发疯。辛蒂·雪曼的照片有时竟逼近25万美元的天价,这些剧照反映的是有关妇女社会地位的故事。居尔斯基的大量摄影把人类生活描写成不停地万头攒动,就像新加坡或香港证券交易所的形象一样。这些摄影的价码达到了同样高的水平。而托马斯·斯特律思的那张巨大的反转片洗印相片(183.5厘米×238厘米的摄影晒印)《先贤祠》竟然卖到了27万美元!

照片不属于独一无二的作品,而是晒印量受限(常常低于10张)的作品,但这并不构成障碍。相反,看见一个美术馆或一个大基金会选择和他们相同的底片,私人收藏者反倒感到有点心安。在青年摄影家中,谈论疾病主题的人取得巨大的成功,如达米安·伊尔斯特、约尔·彼得·维特金或安德列斯·塞拉诺。同样,描写毒品、性或暴力幻象的作品依然非常难得,他们中有南·格尔丹、诺比尧西·阿拉基或拉里·克拉克。而描写梦中幻象的作品所达到的价格18.2万美元更是让人想入非非,例如马太·巴尼的作品。

因特网也成了用来提防作品价格随时波动的特选工具。由于各种信息流传非常快,而且所使用的方式完全是前所未有的,它们会使艺术家加深他们的相互认识。今后,作品展览、销售或介绍等方面的信息会在各种各样的网站上到处流传。这些网站并非有步骤地诱发人们的网上购买欲,而是给未来的买主提供收集资料的途径,它们如同对等的合作伙伴一样在国际艺术舞台上发挥作用。企业基金的作用在评价艺术家身价的过程中也完全成了决定性的。通过反映到一部作品上的各种减价活动,或者通过声势浩大的展览,艺术家将有机会成为人们的话题,让人看到他的作品,并从得到公众支持而确立的声望中获得好处。

交易会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公正的反映,虽然它不属于当代人的创举,但至少是目前的艺术市场创办的。由于经济复苏,交易会和市场的经营顺风顺水。民众蜂拥而至,买卖洽谈一笔接着一笔。交易额每年居高不下,而且参观的人数一直在增长。在巴黎,当代艺术国际交易会、巴黎艺术交易会和巴黎图片交易会获得愈来愈大的成功。从科隆经马德里再到都灵,在欧洲其他地方情况同样如此。一些享有盛誉的美术展览会或交易会、对外开放的工作室、巴士底美术展览馆、奥特伊美术展览馆等都可以使公众直接接触艺术。不仅能当场碰到艺术家,而且能既不受影响,又没有中间商,毫无压力地安心购买艺术品,这同样使人趋之若鹜。

尽管周围充满了乐观,艺术与金钱挂钩后的前景依然完全无法预料,因此看来根本不可能对其作出预测。2001年“9·11”事件所产生的后果已经开始显现:投机行为愈演愈烈,因为艺术市场上的反应一般说来半年后才会出现。如果重新出现经济危机,艺术市场同样会受挫,这种可能性大大存在。艺术并不是投资者在经济严峻时期的避风港,因此对于健在的艺术家来说,其作品销售很可能重新陷入低谷。

背景资料

辛迪·雪曼

辛迪·雪曼这位美国女艺术家凭其女性主义立场在摄影界得到认可的。她在系列作品《未命名电影剧照》中,表现电影媒介制造出男性标准的女性形象。在她的照片中,女人优雅、美丽,还有几分空虚和朦胧,在不同的场景中摆出不同姿态,仿如老电影中的定格,似乎隐藏着被窥视和被威胁的危险。她的图片展现出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身为客体的女人,被镜头外不知名但令人畏惧的力量所追踪。这些女性形象都是由她本人扮演。辛迪·雪曼的无名剧照里的女性是展现男性幻想中的理想女性形象。

美国女摄影家辛迪·雪曼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她在摄影界成名时还不到30岁。以后,她照片的拍卖价格又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她在1975年至1980年间拍摄的一些以自身为对象的电影剧照曾以100美元一张出售过。而到了1994年,这些用明胶银盐印制的照片在纽约的梅特罗图片社卖到20000美元一张,疯涨了整整200倍。1995年10月,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购了辛迪·雪曼《无题电影剧照》系列的所有69张黑白照片,从而开了一个先河:将一个以摄影家自身为拍摄对象的作品完全收归为独一无二的公众收藏。

从相关资料中获知,雪曼23岁时开始拍摄这些照片。开初,她为了满足杂志影迷对想像中的金发碧眼女演员生活的迷恋,雪曼尝试着扮演角色并自拍下来。照片的形式有些像电影剧照,目的就是创造金发碧眼的女演员在家中毫无防备的瞬间。她设计的画面有主角在厨房或懒洋洋地躺在卧室中,或者像在海滨胜地隐居处的小明星、甜美的图书馆管理员、安顺的性感小猫、热情勃发的妇人、冷漠的久经世故者等等。这一系列最终完成于1980年。

在“无题电影剧照”中,女性都没有确切的年代。69位独立的“女英雄”映射成一群特殊的星座,虚构的温柔,把握了战后的美国。雪曼的成功正是在于从整体上触摸到了文化敏感的神经。甚至如沃霍尔所说的:“她足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女演员。”辛迪·雪曼的首批黑白的影像,虽然在模仿好莱坞的流行剧照,但经过艺术家自己的扮演,以化妆、服饰、照明,完成了一个茫然无知的小明星的角色。

奇异和丑陋,从一开始就出现在雪曼的作品中,然后逐渐以华丽的魔女和巫婆占据了优势。同时,雪曼开始在照片中消失了,藏在了碎石和流血、垃圾和废物的背后,留下一些陌生的、营养不良的残余。

上一篇:【当地艺术】没什么好看的,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下一篇:古钱鉴定的内容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