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乾隆通宝收藏网,本站为您提供最新乾隆通宝图片及价格以及乾隆通宝价格表。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最值钱的古钱币
推荐链接

【乾隆历史】严令天家金玉习文练武讲求大义
来源:乾隆通宝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乾隆皇帝有十七位皇子和十个公主,还有皇孙、皇曾孙、皇元孙上百人,五世同堂,确可算是一位福寿双全的老寿星。

乾隆帝在教子育孙这一重要问题上,继承了太宗以来重视皇子教育的优良传统,并记取了皇祖康熙帝玄烨晚年诸子争位的教训,对皇子、皇孙既抚爱备至,又严加管教。他严格执行皇子皇孙到了六岁必至上书房(尚书房)上学的祖制,让满了六岁的皇子、皇孙、皇曾孙、皇元孙都按时到达上书房学习。上书房有二处,一在乾清宫左边,五楹,西北向。另一处在圆明园勤政殿东,屋有三进,设有乾隆帝亲书之先天不违、中天立极、后天不老三匾额。他指定学识优异的内阁学士、翰林为师傅,教授课程,又特派大学士及协办大学士为总师傅,稽查督饬,规定皇子们每日卯时进,申时出,攻五经、史、汉、策问、诗赋之学,禁习时艺,还选择八旗弓马好、清语娴熟的武将数人,更番入卫,教授皇子骑射,名叫谙达,又称俺达,亦设总谙达。

乾隆帝严令皇子、皇孙在书房读书,即使派遣一些皇子、皇孙担任职务,也要求他们无事之时仍入书房学习,有事外出须呈奏,不能擅自离开书房,另往他处。乾隆三十五年五月,当他知悉皇八子永璇(九年后封仪郡王)未经奏闻,并未告诉师傅,就因私事,擅自离开书房进城,十分恼怒,于五月初七日下谕严斥其非,惩治有关人员。他说:阿哥等在书房读书,所以检束身心,自当出入有常,跬步必谨,如每月派祭奉先殿等事,原可循例径行,其余或有他故外出,必须以实奏闻,庶举动不得自由,且有合于出告之礼。今八阿哥以己事入城,并未奏知,又不关白师傅,殊属非理。且皇子每出,例派散秩大臣、侍卫等护行,非惟体制宜然,亦所以致其防闲,使不得行止任情趋于所便也。乃八阿哥仅带亲随及园门护军数人策骑同往,有何急务而匆忙如此纵不自重,其如大体何长此以往,相习效尤,无所顾忌,必将肆意游行,无所不至。且恐外间愚妄之徒得以借端诡遇,寻至结纳依附诸弊,皆从此隐伏,其所关系尤巨,不可不为先事之防。况阿哥等渐皆长成,尤宜慎于所习,即在书房,原非专事儒生占毕,惟当循循规矩,使心志不至外驰。且兄弟辈朝夕相聚,砥砺交责,尽化其畛域忮忌之见,亦甚有益。四阿哥派管武英殿,六阿哥派管内务府,绵恩阿哥派管前锋统领,遇有应办事情及与同事大臣商酌,自可各就官所办公,其无事之时,仍当日理常课,即文书画诺,亦可携至斋中,正复并行不悖,其他更不容稍有旷废矣。

乾隆帝又着重讲了为什么要严教皇子的原因。他说:发现八阿哥的私自入城,因而予以训诫,小惩大诫,未必非诸皇子之福。在八阿哥惟当益深感惧,即众阿哥亦当共知奋勉,方不负朕教育成全恩意。且朕非特慈爱诸皇子,为之杜渐防微,实敬念我祖宗贻泽之长,惟期世世子孙永守无失,因不惜谆谆教迪。诸皇子宜善体朕心,恪遵祖训,志日笃而业日修,复彼此相亲相爱,式好无尤,方能永承福庆。②

他因教授皇八子的师傅观保、汤先甲未曾劝阻八阿哥,将其革职,并训诫总师傅、师傅说:师傅为诸皇子授读,岂仅以寻章摘句为能,竟不知随事规劝,俾明大义,而总师傅则尤当尽心诲导,凡事纳之于善,勿使稍有过愆,方为无忝厥职,今于八阿哥擅自出入一节,漫无觉察,所司何事!

乾隆帝之所以要强调将诸皇子关在书房读书,检束身心,庶举动不得自由,是充分地、深刻地理解了此举之重要性,因为前车之鉴太多了。至少有两个问题使他特别担心和格外警惕。其一,结党营私,争谋大位。远的如太祖努尔哈赤亡后八和硕贝勒之间互不相下,近的皇祖在世时诸皇子之间的互相激烈倾轧,在在使人感到预防皇子私出宫门结交党羽的必要。其二,骄横跋扈,欺凌大臣。康熙年间,诸皇子和下五旗诸王皆习尚骄慢,往往御下残暴,任意贪纵,像皇十子敦郡王允,以两广总督杨琳系其属下,竟遣阉人赴广,据其署内,搜索非理。乾隆帝之亲弟和亲王弘昼,性骄奢,尝以微故,殴果毅公讷亲于朝,上以孝圣宪皇后故,优容不问,举朝惮之。讷亲乃乾隆初年帝之第一宠臣,竟遭和王之殴,可见皇子之横。乾隆帝牢记殷鉴,严格管教诸皇子,不许他们私离书房违制外出,这样做,是十分正确的。

乾隆帝对教授皇子的师傅、总师傅,要求非常严格,一旦发现他们懈弛旷职,立予惩处。乾隆五十四年三月,这位已是八十高龄的天子,竟亲自查阅了内左门登载上书房师傅入直门单,发现自二月三十日至三月初六日,所有皇子、皇孙之师傅竟全行未到。他异常恼怒,立即召见皇十七子同军机大臣及总师傅刘墉等人,面加询问,如系阿哥等不到书房,以致师傅各自散去,则其咎在阿哥,自当立加惩责。皇十七子永奏称:阿哥等每日俱到书房,师傅们往往有不到者,曾经阿哥们面嘱其入直,伊等连日仍未进内。乾隆帝更为气愤,于三月初七日就此事下达专谕说:皇子等年齿俱长,学问已成,或可无须按日督课,至皇孙、皇曾孙、皇元孙等,正在年幼勤学之时,岂可少有间断。师傅等俱由朕特派之人,自应各矢勤慎,即或本衙门有应办之事,亦当以书房为重。况现在师傅内多系阁学翰林,事务清简,并无不能兼顾者,何得旷职误功懈弛如此!书房设有总师傅,并不专司训课,其责专在稽查,今该师傅等竞相率不到至七日之久,无一人入书房,其过甚大,而总师傅复置若罔闻,又安用伊等为耶!此而不严加惩创,又复何以示儆!著将有关人员交部议处。阿肃、达椿身为满洲,且现为内阁学士,其咎更重,均著革职,各责四十板。

第二日,三月初八日他又下渝,指责总师傅、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刘墉辜恩溺职,将其降为侍郎衔,仍在总师傅上行走,免去其兼之南书房职。嵇璜年迈,王杰兼军机大臣,不能随时督察,免去其兼总师傅之职,改派阿桂、李绶为总师傅,以专责成。③过了七天,他就吏部对旷班的有关人员拟议的惩处意见,作了下列批示:总师傅大学士嵇璜、王杰降三级从宽留任。胡高望、吉梦熊、茅元铭、严福、程昌期、秦承业、邵玉清、万承风等革职,从宽留任。

乾隆帝不仅严厉督促皇子上学和师傅认真授课,而且对皇子的学风也很注意,不让他们陷入纯书生圈子中,而要他们讲求治政之道。他虽然很喜欢皇十一子永,因其幼工书,聪慧勤学,常幸其第,但对其渐染汉人书生习气而颇为不满。乾隆三十一年五月十三日,他就此事降下一谕:朕见十五阿哥所执扇头,有题画诗句,文理字画尚觉可观,询之出十一阿哥之手,幼龄所学如此,自属可教,但落款作兄镜泉三字,则非皇子所宜,此盖师傅辈书生习气,以别号为美称,妄与取字,而不知其鄙俗可憎,且于蒙养之道甚有关系。皇子读书,惟当讲求大义,期有裨于立身行已,至于寻章摘句,已为未务,矧以虚名相尚耶……若十一阿哥方在童年,正宜涵养德性,尊闻行知,又岂可以此种浮伪之事淆其见识耶?……阿哥等此时即善辞章,工书法,不过儒生一艺之长,朕初不以为喜,若能熟谙国语,娴习弓马,乃国家创垂令绪,朕所嘉尚,实在此而不在彼。总师傅等须董率众师傅教以正道,总谙达亦督令众谙达时刻提撕劝勉,勿使阿哥等耽于便安。著将此谕实贴尚书房,俾诸皇子触目惊心,咸体朕意毋误。

乾隆帝对皇子皇孙的严加管教,督令习文练武,又爱护关怀备至(详后),皇子皇孙等无不勤奋学习,进步很快,造诣颇高。赵翼在《檐曝杂记》卷一就此专写《皇子读书》一条盛赞说:

本朝家法之严,即皇子读书一事,已迥绝千古。余内直时,届早班之朝,率以五鼓入,时部院百官未有至者,惟内府苏喇数人往来。黑暗中残睡未醒,时复倚柱假寐,然已隐隐望见有白纱灯一点入隆宗门,则皇子进书房也。吾辈穷措大专以读书为衣食者,尚不能早起,而天家金玉之体乃日日如是。既入书房,作诗文,每日皆有程课,未刻毕,则又有满洲师傅教国书、习国语及骑射等事,薄暮始休。然则文学安得不深武事安得不娴熟宜乎皇子孙不惟诗文书画无一不擅其妙,而上下千古成败理乱已了然于胸中。以之临政,复何事不办……然则我朝谕教之法,岂惟历代所无,即三代以上,亦所不及矣。

上一篇:【乾隆历史】文字冤狱的制造者
下一篇:【乾隆历史】两立嫡子未遂


官方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